您当前位置:厦门吉他网首页 ->吉他台湾 访问次数:7046618 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 欢迎光临厦门吉他网! 厦门吉他培训中心(Amoy Guitar Training Center)是您厦门学习吉他的第一选择!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立即注册
 
浅析挂留和弦的构成原理与应用
吉他的音色问题
吉他习琴者常见的几个问题及成
西班牙学派的右手触弦点
中央音乐学院杨鸣:10岁到1
古典吉他自然扫弦法的音色练习
更多>>
巴赫《恰空》chaconne
《樱花主题变奏曲》解析
《加州旅馆》翻译与分析
《维拉罗勃斯第二首音乐会练习
索尔《月光》的演奏分析
玛拉兹的《西班牙小夜曲》解析
 更多>>
  ||------吉他台湾------||
台湾著名爵士吉他手廖季文
作者:GC 等  文章来源:吉他中国 等  添加时间:2008-7-21  点击次数:7943

     学习经历:
     十四岁开始学习吉他,曾任台视大乐队吉他手,职业演奏生涯数十年,2001年赴美国Berklee音乐学院深造,主修爵士吉他并于2003年优等毕业,研究现代吉他成果不凡,同时为泛音爵士团体创办人。
 
      音乐经历
  我从14岁开始摸吉他,自己摸,没有人教,就是弹一些国语歌或是西洋的流行歌曲,很简单的就是我们讲do fa sol几个和弦而已嘛,这样子开始到16岁的时候就开始接触到热门吉他。 所谓的热门吉他就是solo,我开始学The Ventures(投机者)。 The Ventures一般人大概很少知道,投机者弹的歌大部分都在布袋戏里面可以听的到。但是确实很棒,那是个基础,我练了2年的投机者。
  然后到我18岁的时候开始玩band,开始弹一些像Santana、Deep Purple、Led  Zeppelin这些摇滚的歌,后来因为职业的关系,还要赚钱,又要能够养家,我就开始到club…夜总会里面发展。
舞厅我也待过,只要是台湾的音乐我通通都接触过,后来为了生活,就不得已必须要去弹一些国语歌曲。
通常对我们弹吉他的人来讲,都是很疯西洋音乐,不太喜欢弹国语歌,但是我弹了国语歌,也弹了日本的演歌,从那边我磨练了很多技巧,我一共待在职业音乐场所的工作岗位大概有20多年吧。
   在一个机会,我进入台视公司,担任台视大乐团的吉他手,那是在民国75年的时候,一待就是13年。13年接触这职业场所,看到了很多的坏习惯,也接触了各种不同的艺人。嗯…当然啦,那样的一个公司,算是一个半官方的公司,所以会有那种好像党营事业的色彩,领导人的风格也就会有一些比较传统的观念。
  很高兴的是10几年下来,并没有扼杀了我对音乐的狂热,但是这样的一个工作机会,给了我生活上很大的保障,让我能够养家,因为我有家庭,有2个小孩,能够在衣食不虞匮乏的情况下继续的玩音乐,算是很不容易的。
…这就是经历。
 
      为什么要到Berklee
  嗯…我很喜欢音乐,尤其是爵士音乐,我在大概17~18岁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有爵士乐,但是那个时候台湾的话大家都很疯摇滚乐。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爵士乐,所以我听到那么美的声音,我就一心想要学爵士吉他,可是问题是没有人,很难得有这种机会。那后来为了生活的话,我在台湾是,嗯… 也是伴奏表演的工作,就是在电视台,但是在电视台很难得接触到爵士音乐。
  
      那我就自己摸索了二十年,摸索了二十年以后呢,才觉得,嗯…有一种爵士的味道。那一直没有办法再做进一步的突破,在我要退休的时候,就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不要继续留在台视。因为在台视是一份很优渥的一个薪水,加上晚上我在club这种夜总会上班的话,两边的收入加起来实在是很可观,但是我觉得一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必须掌握住这个机会,然后台视有一个好像优退的一个计划,我就加入了,也辞掉晚上的工作,趁着我在体力还可以,还算年轻的时候,我要圆一个梦。
  我就到berklee来,到Berklee也是有备而来,因为我觉得说,在我的程度的话,应该很容易吸收这边的课程,所以我做了一个精简的计划。我到这边来准备学2年半,选的是professional music,就是说它的课程可以让我自己来组合,我能够拿到我想要的课,但是我来到这边念的很辛苦,第一年,因为从世界各地来的好手太多了,所以在这种课堂上也会有这种压力。
  弹不好,这边的老师很认真,他会要你再一遍一遍的去弹,这些都是压力。还好我都克服过来,所以第一年我学得很辛苦,因为我拿的课拿的太重了,等于是人家要学两年的课,我一年就拿完了。还好我很努力,所以都应付过来,成绩也应该还不错。另外就是我有一个习惯,就是慢跑的习惯,不管是下雪天,或是多寒冷的气候,我都出去跑步。最怕下雨,因为下雨就会又湿又冷,只要不下雨的话,我都会出去运动。就是因为这关系,让我保持到跟年轻人一样的体力,一样的吸收能力。
  
      再过一年多就要毕业了,我希望能学的很好,能够突飞猛进。如果这么讲吧,在台湾要学10年的程度的话,你努力一点,也许来这边2年3年就可以得到了,这不是很好吗。而且我想说,在台湾的音乐市场,应该要有一些不一样的声音ㄚ。因为爵士音乐,是一种嗯…现代音乐嘛,它的和声,他的旋律,都是一种在基础的和音,基础的音阶之外再衍生出来的。
  我们有一个术语叫tension,那音阶里面也有很多的tension note,如果说你把它用进去的话,那个声音就会很广,很现代,所以我们讲现代音乐现代音乐,他跟爵士音乐都脱离不了关系。在Berklee的话,我也看到很多台湾来的学生,大概有30几个。有的人退了,有的人加进来,有的人毕业了,每年都30几个,这是一股新血。希望说能够回来台湾以后,能够有一定程度的贡献,也让很多想学音乐的人,有一些机会,有一些管道。
    
    
      到Berklee的第一学期
    我们讲儒家思想主张有教无类或是因材施教,在Berklee的话,让我很吃惊的是, 我居然看到了什么叫因材施教,因为他一来就把学生分门别类,他会依照你现在的程度,安排适合你的课,不论如何都不会放弃你。从你的基础做为起跑点,开始一直不断的往上去跑, 每一个人可以学到很多。
      所以一来他有一个很基础的工作,像吉他的话,就是有一个必修的lab叫Guitar Performance Skill(lab117), 还有一个叫做Guitar Styles Skills(lab119),两个都是必修的,一个人一个学期只能拿一个课。一开始学校排给我的Guitar Performance Skill课里,讲的东西,在台湾我就已经摸过了,觉得都驾轻就熟。
 
  那我就告诉老师,把我转到一个比较high level的班级去,转到那个班级后,因为我想说学的更多,我又跟那个教授讲说,可不可以帮我推荐一下,下学期的那个必修的Lab(Guitar Styles Skills),我想说也一起拿。因为你必须修完这两个lab以后,才可以自由选修其它进阶的lab,像Chord Solo、Polyrhythm或者是Guitarmony这些课,这两个必修的Lab你没有通过的话,你就不能去拿那些课。
  就在第一个学期,把这两个必修的课程一起学了,但是我学的很累,因为要应付单独的一科就已经不容易了,我那个班级又都是很强的人,像我们一进来都会有老师帮你做个演奏能力的评等,就是你的一个Rating,你的一个级数。我一进来是四级,那是因为我考的也很粗心就是了,所以那个教授他觉得我可以, 私下跟我试了一下,他觉得我可以到五级以上的程度,他就把我推荐到那个比较高的班级。那个比较高的班级有一个是七级,在Berklee最高是八级,那个七级的已经弹的相当好了,已经接近那个老师的程度。
  另外有两个美国人是六级,还有另外两个是五级,我在那边上课非常累,但是我很努力,所以我在那个班上的表现还算不错,老师最后给我的学期结束给我的成绩是A。我很感谢那个老师,他说他看得出来我很努力,而且他觉得我以后一定会很进步。
 
      跟Larry Baione(吉他系主任)上个别课
  在这边我不是认识很多的老师,也很少去看人家表演,讲起来我比较吃香的一点就是说,   我在台湾摸索了20年,很能掌握到什么是我要的,什么是我不要的。所以当我第二个学期,选择我的private  lesson时,跟很多人的观念不一样。有的人是说,你从头到尾跟一个老师就好了,可以比较专心,可以掌握到一个正确的方向,因为每一个老师都很好。
    那我有一个观念就是说,我来到这边,我要尽量跟各种不一样的老师学,这样子的,我可以把每一个人的精华都吸收进去。这有点贪心,我不知道哪一个老师好,但是我想,我们的系主任,Larry Baione他既然能够当系主任的话,一定有一个相当程度,你没有办法去否认一个人的地位,所以我就选择他,我想他对教学方面一定非常有经验。
    在一个偶然机会,我看了他的表演,嗯…我觉得他非常有个人魅力啦,我问过了很多学生,他们是不太喜欢,因为他弹的比较传统,他的味道比较老,但是我觉得传统是很重要的,我一定要知道他们的观念从哪里出发。现在Berklee有很多年轻的老师,但是我觉得老有老的珍贵,他们毕生的经验,毕生的精华,那是很难得的。所以我就跟他学习,没有想到说他真的是弹得非常好,而且他人也很好,人家一般来讲private lesson都是半个小时,他每一次都给我上课上了50分钟,有的时候会上到一个小时, 他对我非常好,这个人非常nice 嗯… 而且他很客气,他把你当朋友,而且他给你很多其它方面的照顾。
    在我最后一堂课的时候,他送了我一套弦,让我觉得说非常的温暖。很可惜,下个学期他要休息,那也是让我很钦佩,因为他的年龄大概50多岁了吧,这样的年龄在Berklee有一个很好的福利,就是每一个老师每隔3年或5年,多长的时间我不晓得,就会有一个长假。
Larry Baione这次休息半年,并不是在家里面休息,他跑到纽约去follow一个当代的大师叫Jim Hall,这个人是从很早期的Be-bop玩吉他,到后来的free jazz一直到现在的,他contemporary玩得非常好,今后的话,如果你是弹jazz吉他的话,你不认识他,就应该觉得惭愧了。Larry  Baione要跟随Jim Hall,他是跟我讲的很谦虚,他说他要跟Jim Hall学习,那我想说他这个精神实在很伟大,他就是活到老、学到老,他要跟Jim  Hall学,跟他住在一起半年,我想能够接近Jim Hall的人是不容易的,非常不容易。
      Q:Jim Hall几岁了?
    Jim Hall 70几岁了吧!Jim Hall弹的很棒,他弹Contemporary,等于好像在玩无调,我上次看他的表演非常棒,而且他弹吉他的观念很好,他是用对位的方式去弹,所以让你觉得声音很宽,而不是说整把整把的弹,好像说把空间都占住,他就是2个音、3个音去弹它,而且他弹的不是说很快的音,因为年纪大了,可能手会比较慢一点,但是用对位的方式去弹,弹的很好,然后Larry Baione说这半年时间,他除了学习以外,还要从事一些创作的工作,他要写歌,他半年不会在Berklee。
      Q:你觉得他教了什么东西?    
      嗯...他教我一些观念上的东西,譬如说:我用音太多,他会说不要用那么多的音,音少用一点,我们要人们听你弹吉他,是要听到好听的声音,而不是在多在少。所以他要求我把音符减少,然后第二就是我们在弹的时候,很喜欢用跳跃式的弹法,他是说跳跃式并不是唯一,表现吉他的一个方式,就是不要用太多跳跃式音程,他说还有一个思考方式就是一个水平的方式,Stepwise 的一个方式衔接用半音或者是用Diatonic的方式,怎么样用音阶音去把它处理得很美。
    另外有一个老师,曾经给我这样子的一个观念,是一样的观念,你只是会弹快歌不会弹慢歌的话,那你细腻的感情就不易表达,你也要会去表达一些,你细腻的地方,如果只会弹快歌,不会弹慢歌的话,那你只是一个音乐机器,但是我觉得好像到Berklee来,大家都在追快,快是必要的,那好像是一个技巧嘛!每一个人都希望说能够达到一个最完美的技巧,但是从一个哲学的角度来看,我不是念哲学的,但我觉得这有一点像我们佛教讲的禅吧!他有一点关系,你喜欢什么你就去追,当你追到了以后,你才可以把心安下来,把它放下来嘛!
    当我要求一个很快速的弹奏,譬如说我们现在要一个速度200,200一般人做起来努力一下1年2年不是很困难,但是你要到240、260那就非常困难,你愈是困难的东西,你就愈想要追它,所以我在想说这也是没什么不好,你就去追嘛!也许能够把260、280的swing弹的很好,至于300以上,那真的很难啊!我能够弹260好了,就心满意足了,把260的速度能够弹的很好之后,我就可以掌握住音乐的速度了,可以这么讲那么这时候我再来弹慢歌的时候,我会更放的下心来,就不会想要去追求快的东西。因为你已经知道什么是快了,快的滋味在哪里了。
    那我们可以安下心来,好好的把慢歌把它弹好,但是如果说再2年3年,你追不到那个速度的话,那么我也希望说,你不要去追求快,真的,快不是唯一,这是我的观念。我们可以做一些中板的,因为像Larry Baione就是这样,他弹不了很快,他不是一个很快的吉他手,但是他把中板的swing,180以下的swing表现的非常好,这就是为什么我找他做我的private lesson的一个最重要原因。因为那是一个最基础,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要快,我们可以不要做那么快的歌,我们要的是一个音乐的生命。
 
    Q:那你们上课的方式是怎样上的?
    他是每周都会有一些固定的教材,因为他是一个很有经验的老师,他会知道我哪里不够,你不够在哪里,就去找那一方面的歌让你弹,你一弹,一定弹的不是很好,那他告诉你,这种歌怎么去弹才会好听。给你一些idea,给你一些很多的思考方向让你去做,他给我的多半不是在基础的训练上面,而是很多观念上的启发与突破。
     包括comping他就跟我讲,你要comping,我comping以后,他说你的方式不对,你不要去用低音,那是Bass,我现在不要你用Bass,他说comping你要弹高音那个部分的弦,用上面的三根弦四根弦去弹。我那个时候一听,我说那个好难喔,经过了2、3个礼拜,我还是吸收到,我也做到了。所以跟他的话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他在solo上,他给了我一些很奇特的观念,很奇特的一些练习方式,但是也很基础,很有用。
       
    给年轻乐手的建议
    当你在跟人家团体演奏的时候,必须要知道自己的进退,你在伴奏的时候,跟你在solo的时候,要注意的事不太一样,第一个是音量,第二个你所参与的都不一样,那个比重都不一样。你要欣赏人家,要有那种胸怀让人家表演,然后当你自己的时候,也要能够充分的表露自己,就是说,你知道一些什么,你就能够大胆的把它弹出来。但是你也不要太夸张,就说,做人一样很实在,我50分,我就是弹50分的东西,我不要去弹80分90分,那样子的话,会出很大的问题。
 
    还有另外一个,因为我们的环境,一接触音乐就是五声音阶,这种五声音阶是一个传统的中国调式的音乐,我们从小听到的都是do re me so la ,这种大小调的五声音阶。来到这边,你听到任何的音,有时候会想要用简谱把它翻出来,这是降me呢还是升fa,还是什么,那还是以你一个传统音阶去把这些声音去定位,那就完了,你要打破这种传统的观念,   你要从无调的角度去出发,你听到任何的音阶,他都自己为主,你不能说什么是一个主音阶,什么是副音阶,每一个音阶他都可以在某时某一刻,就是一个主要的音阶。
    西方的人就很习惯,因为他们从小就听到这种奇奇怪怪的声音,所以他没有说去比较,就好像我们今天去旅行,我走到台中,我就是台中了,我走到新竹,就是新竹,绝对不会说,我走到台中的时候说ㄡ…离台北多远多远。多少的一个方向,你永远去以某一个声音去定位的话,那就会很惨,所以来到这边,我们看到有很多绝对音感的人,他们反而学习起来很痛苦,反而不是绝对音感会比较容易适应,因为爵士音乐讲到最后的话,他等于是一个多调性的音乐,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观念。
     还有就是和弦的观念,像我们在台湾的时候,用的和弦都是有限的,所看到所知道的都太少了,偶尔你会看到一些奇怪的和弦,你就会想说,把那个和弦背起来以后ㄟ…时常去用它。但是在这边不一样,像我们弹吉他有一个叫guitarmony的课程,他们所教你的是说,你自己去想和弦,自己要用脑袋去想,同样一个和弦,有很多场合可以使用。
    这一个观念就告诉你说,同样好听的声音,你可以把它用在一些不同的场合,你就会有一些更多的和弦字典让你去应用,而且这些和弦不是让你去背,你才会去用的,是启发的告诉你说,你自己可以去开创一些和弦,只要是好听的,可以把它用上去。
    我希望大家年轻人的话,喜欢音乐的话,不要被环境影响,因为你喜欢就要去找最好的声音,最美的声音,什么是你最喜欢的,你就要去做。当然我们不是说把Jazz放在课堂之上,说Jazz就是高高在上的一个地位,也并不尽然。如果你喜欢Rock的话,你就要往Rock的方面去发展,你喜欢Jazz Rock你就要往fusion上面去发展,但是你有你的理想,就需要往前、去做,当然最好你可以来Berklee那是最好的,因为Berklee除了教Jazz以外,也有教Rock或是Jazz Rock。
    但是如果你不能来的话,我想这一个网站非常好,它提供大家很多的这种机会,因为它里面的教材,完完全全是我们在Berklee这边学了以后,把我们的经验都放在这一个网站上面,就是希望说台湾有这个志向的人,能够不必到Berklee来念,也能够学的很好,这是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就是说,你如果以后想到Berklee来,我希望说,你们都能够在台湾先把基础打好,到这边来不会说学的那么辛苦,毕竟到这边来,要花很多钱,所以说你在有限的财力之下,能够说先学好,那不是更美的一件事嘛,所以在台湾就要先把基础打好。
    如何把基础打好?就是要跟我们的网站联络,然后使用一些我们网站的教学工具,这样讲的话,好像有一点营利的广告嫌疑,但是不纯粹。在我的立场看,
  他并不是一个营利为目的,不是那么单纯,在台湾要学的话很不容易,而且这种教材都是我们Berklee的同学,有的已经(要)毕业了,已经相当高的一个实力了,这么直接的一个教材,能够让你不要花很多的钱,就可以得到,最重要是你自己要练。
    另外是说,你不用去走很多的冤枉路,就像我一样,摸索20年,
  然后到这边来一看,受到的打击是那么大,对不对?你不要白费功夫,不要花那么长的时间,浪费一个人的青春,没有必要。如果说在台湾就能够使用到Berklee同步教材的话,那对台湾的music是一大贡献。
    我并不排斥台湾的本土音乐,只要是好的music,我曾经帮陈雷,蔡小虎他们伴奏过,所有台湾的老歌星,包括崔台青、凤飞飞,我都帮他们伴奏过,有名的也好、没有名的也好,   像赵传、张雨生、周华健我都伴奏过。我很喜欢台湾的老歌,不管台语歌也好、国语歌也好,但是有了不一样素材的音乐进入了以后,我们可以把它做的更好、更美,那是一种更不一样的声音,类似台语歌,思慕的人,我们都可以把它加入一些Jazz的素材,只要你用的很恰当,会变的很美。
   我就试过我曾经把思慕的人,或者是孤女的愿望,把它改编,用Jazz的声音下去演奏,结果很美。
    我们这么讲嘛,传统的演奏方式,我们说它好的话,说它很本土,另外一个字眼,说它有够俗、有够阿草,但是如果说你放了Jazz的素材进去的话,我们一样可以让它很本土,但是不要那么俗…
    最后结论当然是一起加油吧!
 

      吉他中国专访中国台湾吉他名家上音爵士吉他讲师廖季文
      作者GC  来源:吉他中国 
 
      CLAPTON上海音乐会举行,在此之前,吉他中国记者通过上海音乐学院古典吉他教授叶登民先生认识了同样来自祖国台湾的吉他名家:廖季文老师,在短暂的闲聊后,我们进行了专访。
 
      吉他中国(以下简称吉):廖季文老师,您好,随着您在上海音乐学院任教爵士吉他演奏专业,越来越多的琴友开始认识您,不过对您的了解还不是特别多,请简单讲讲您的音乐历程。
廖季文(以下简称廖):喜欢音乐跟我的叛逆性格有关系,1970年代的摇滚乐就很有那种反叛元素(参加Woodstock音乐节的摇滚乐队大多属于当时反越战的嬉皮文化)。少年时期我很喜欢Beatles,Deep Purple, Santana, Eagles, Grand Funk,Bread.等团体,偶而也听听西洋民歌。我的吉他基础是从Venturea吉他Solo开始的,现今的年轻人大概对这个乐团的曲风感觉陌生。他们具有清晰明亮的声音与浑厚扎实的演奏技巧。所演奏的乐曲大多是Twist(扭扭)舞曲。
      1972年开始玩摇滚乐,那时候的设备很克难;很简陋。那个年代大家都很困苦,用老式唱机听黑胶唱片,照出来的相片是黑白照片。
      1986年进入台湾无线电视公司担任大乐团的吉他手,这个工作给了我许多的伴奏机会。音乐层次不很高,但涉及的层面很广,职业乐手必须能够弹奏各种曲风;包括爵士风格。我当时算是称职的乐手,那份工作让我经济稳定,购屋买车、养活一家人。
      大乐队的吉他手是我的工作与收入来源,真正的兴趣早已从摇滚乐转向爵士乐。主要还是自己摸索,自学的过程很辛苦,一般人很难体会,我跑马拉松来锻炼、激励,终于有了还不错的的成绩,后来我从职业乐手转型为爵士乐手。
 
      吉:请谈谈您现在在上海音乐学院任教爵士吉他演奏专业的工作内容及工作感受。
      廖:我在上海音乐学院开了两门专业基础课:爵士音乐史、爵士音乐理论与创编(爵士和声学及爵士编曲)另外还有爵士吉他的弹奏课。为了教学需要,我编写了一本”流行/爵士和声学”这是一本属中高级的和声学课程,内容详实、深入浅出,附带一片CD,所有的范例都能听得到。专业演奏课是采一对一的教法,我想我与这里每位专业课的老师们一样;一句话来形容”倾囊相授”。吉他专业课的主要内容为:爵士和弦的用法及伴奏、Walking bass for guitar、Joe Pass & WesMontgomery的弹奏秘诀还有其它的相关弹奏内容以及个人的研究心得。
 
      吉:除了教学之外,您现在还有演奏和录音方面的工作吗?
      廖:上海音乐学院聘我为副教授,我不敢对这份工作掉以轻心。除了教学外;时间大部分仍然花在课程准备的工作上。研究爵士音乐史及聆听名家作品并仔细分析,第二本和声学也在编写计划中。演奏的机会相对减少许多,为了保持一定的演奏水平;固定每年至少推出一张演奏专辑,等学校的工作完全顺利之后我会再度走上表演舞台。
 
      吉:您是否有跟大陆的音乐家合作?有何感想?
      廖:目前仅限于学校里的爵士专业老师们,他们都是很具水平的演奏家,大家相处的很融洽,合作很愉快。
 
      吉:为什么您在45岁的时候还会去Berklee Music of College学习?
      廖:从前都是土法炼钢的瞎整,也不知道自己弹出来的正确性到底有多少。一方面为印证自己的实力,一方面是为了追求更高的境界。,去美国学习是梦想;而我实现了这个愿望;45岁的时候。感谢我妻子的大力支持并肩负起家庭的重担,没有她的支持我去不了。
 
      吉:您觉得自己在Berklee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廖:Berklee事权美国最大最正统的爵士音乐学院,有一流的师资完备的教材及先进的设备。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中不乏一流好手,这些天赋极高的好手很有可能成为日后的大师及人物。在Berklee与各国的优秀人才共聚;彼此切磋交流可以激发内在的潜能。浓厚的爵士氛围充满在学校的各个角落里、生活中。对于认真的爵士乐爱好者来说,Berklee提供了最佳的爵士乐环境。
      在爵士吉他弹奏方面;个人较偏好主流爵士(Main stream Jazz,1940~1960的爵士乐风格)。也钻研高阶的和声学、爵士作曲、各种大小乐队及混合交响乐器的编曲课程等多方向的知识理论。当初会选择一口气拿下这许多课程的原因,一半是兴趣浓厚使然;因为我原本出自于大乐队,另外是为将来的教育工作而准备,至今不论在弹奏方面、和声的乐理分析;或是爵士编曲方面,我都能从容自若、游刃有余,这些应该就是从Berklee得到的最大收获。
 
      吉:再说细一些,您比较喜欢哪一类爵士乐?您更喜欢纯粹一点的爵士乐还是Fusion?您喜欢Smooth Jazz么?
      廖:我偏好主流爵士,从Bebop, Cool, Modal, Soul jazz, Funk jazz 都必须要有相当程度的涉猎与了解,是的;我比较喜欢纯粹一点的爵士乐。但从市场的角度来说;必须在艺术本质与商业行为上取得一个平衡点。太过学院派便得不到市场的认同,偏重商业化则显得层级太低、档次不高。基本上不排斥Fusion,也经常演奏一些好的作品。至于Smooth jazz就不怎么喜欢了,偶而听听还可以,演奏就不必了。因为从乐理的分析来说Smooth jazz(又称作Lite jazz,轻柔爵士)并没有太多吸引人的和声进行,反而着重于华丽的音色与商业包装;一种没有爵士元素的即兴演奏贯穿全曲。那不是正统爵士乐手或音乐评论家所认同的。但不可否认;它有市场的需求,在减低工作压力让生活不那么紧张,它起了一定的作用。
 
      吉:说说您比较喜欢的爵士音乐家吧,并推荐些JAZZ唱片给大家欣赏与学习?
      廖:大师们的作品我都喜欢,因为那些是千锤百炼的经典,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较常听些像是John Coltrane, Sonny Rollins,Dexter Gordon, Cannonball Adderley, Jim Hall, Kenny Burrell, Miles Davis,Clifford Brown. 等大师的作品。推荐四首爵士吉他经典: (1) Miss Ann`s Tempo/Grant Green (The Best Of Grant Green),(2) Three Base Hit/Pat Martino (Comin` & Goin`), (3) Joy Spring/Joe Pass(Joe Pass Joe Spring), (4) The Way You Look Tonight/Wes Montgomery (GuitarOn The Go).
 
      吉:对于目前的音乐成就,请您讲讲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人和事。
      廖:1986年进入台湾电视公司,除了专业的历练之外它还提供了稳固的经济来源,假若没有安定的生活;一切梦想就可能只是幻想。在电视台工作的后期我转型做爵士乐手,C.J.W.(目前在上海新天地及外滩中心楼各有一家店)给了我一个发挥的空间,整整两年(1998~2000)打响了我在台湾的知名度,练就了扎实的演奏基础。2001年前往Boston的Berklee College Of Music;苦读两年六个月。2003毕业后回到台湾,承蒙”法蓝瓷艺文餐厅”聘为音乐总监,让我的音乐事业达到新的高点。法蓝瓷艺文餐厅在台北市社会教育馆的地下楼,专业的舞台与高雅的艺文气质为台湾第一,我门组织了四、五个专业爵士团体,成员中有半数毕业于Berklee.
 
      感谢两位对我帮助最大的人,第一位是OVIA吉他制造厂的陈友佳先生。他是我的启蒙老师,在我年少轻狂的叛逆时期教导我弹奏电吉他;年轻不安的情绪从此藉由音乐得以抒发。几十年后;就在表演工作相当成功的时候又极力地推荐我到上海音乐学院任教职,使我在不同的人生阶段衔接到另一个专业领域,赋予一种教育的使命。今后将认真的从事教育工作,希望在未来的岁月能有另一番成就。
 
       另一位要感谢的人是法蓝瓷的董事长-陈立恒先生(法蓝瓷为国人自创品牌之精品瓷器)。当我在C.J.W.的工作即将告一段落得时候鼓励我继续学习,在赴美求学的那段期间提供高额助学金并应允将经营艺文餐厅,让有志于音乐表演暨创作者能有一个健康良性的表演环境。陈董事长对于我从表演转换到音乐教育工作表示支持看法,不论我在何处;法蓝瓷一直支持着我。在此特别向陈友佳先生与陈立恒先生表达我内心由衷的感激。
 
      吉:您现在都用哪些乐器设备?对于学习JAZZ的学生推荐选择哪些设备
      廖:爵士吉他讲究传统传的声音,我最喜欢的空心电吉他是Fender厂生产的D`Aquisto纪念琴,另一支是Gibson厂的L-4,也使用一把由Carruther手工订制的实心电吉他,这三把都能得到厚实且纯正的爵士音色。
      对于扩大器倒没有特别的要求,现在的表演随着环境与场地的变化;所使用的设备皆不尽相同,表演者必须具备多种厂牌机器的适应能力,但个人较偏爱Fender的管机。至于效果器就已经不大用了,多数的爵士吉他演奏者就只是一把吉他加一条导线而已,他们强调所谓的”Clean tone”。
 
      吉:请您给学生们提一些学习音乐的建议。
      廖:要有理想;给自己设立一些目标,比如说要弹奏像某为大师一样,或者是某张专辑的某一首曲子,再或者是某个乐句、某种和弦进行都可以。确实达到熟练程度;然后再设定下一目标,千万别这里搞搞那里摸摸,什么都会一点;可是什么都搞不好。爵士其实就是一种实事求是的生活态度。基础最为重要;如同盖房子打地基,基础稳固才能平地起高楼。父亲在我十八岁那年给我一封家书中说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我直到二十年后才有所领悟,做人要有居子风范;做音乐要努力不懈。做人若有君子风范;表现出来的音乐气质就会高尚而不给人压力,处理音乐的态度就会细腻感性。娓娓道来;气度恢弘。自强不息就是要努力不懈,时时鞭策自己;不断地进步不断地突破。祝福大家;相互勉励。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吉: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最近我们会安排您的唱片视听下载给大家,并有机会参加我们的活动。
      廖:好的,愿意分享,愿和大家一起交流。
 
 
        廖季文 / Taipei Blues  唱片介绍。
        廖季文爵士吉他演奏家。多采多姿的人生历练,释放了他超凡的音乐诠释能力。自从在十五岁首次碰触吉他,热情与坚持一直鼓舞着廖季文对音乐的学习。四十五岁时,更远离妻儿只身远赴波士顿Berklee Music of College研习爵士乐,因而成就了他决不妥协而杰出的演奏技法与临场即兴的判断。五十岁,廖季文推出了首张成熟流畅的录音巨作。编曲Arranger & 吉他Guitar:廖季文 Ivan Liao毕业于百克里音乐学院(Berklee Music of College)。现担任城市舞台法蓝瓷餐厅(Franz andFriends)音乐总监,并任教于上海音乐学院。萨克斯风Sax & 钢琴Piano:杨晓恩 Shawna Yang台北艺术大学音乐学研究所硕士。2003年获百克里音乐学院颁发「电影配乐成就奖」以优异成绩毕业。低音大提琴Double Bass & 贝斯Bass:姜毓佑 Jumbo Chiang世新大学平面传播学系摄影学士。与名Bass手陈吉士Leon Chen、金木义则、学习Bass及爵士乐理,与名Saxphone手MetFrancisco学习爵士乐演奏。鼓 Drum:藤井俊充 Toshi Fujii 毕业于百克里音乐学院。主持台北酷派音乐中心爵士鼓讲座,教授电贝斯及爵士鼓等课程,著作「TOSHI爵士鼓系统学习(一)、(二)、(三)」。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软件下载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管理登录  
版权所有2007-2008厦门吉他网(www.xiamenjita.com).中国 .厦门.
Copyright ©www.xiamenjit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ljw@jmu.edu.cn QQ:892368450
公安机关备案号:35021102000084
闽 ICP备 08003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