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厦门吉他网首页 ->吉他音乐史 访问次数:6587066 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
     
 
  ★ 欢迎光临厦门吉他网! 厦门吉他培训中心(Amoy Guitar Training Center)是您厦门学习吉他的第一选择!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立即注册
 
浅析挂留和弦的构成原理与应用
吉他的音色问题
吉他习琴者常见的几个问题及成
西班牙学派的右手触弦点
中央音乐学院杨鸣:10岁到1
古典吉他自然扫弦法的音色练习
更多>>
巴赫《恰空》chaconne
《樱花主题变奏曲》解析
《加州旅馆》翻译与分析
《维拉罗勃斯第二首音乐会练习
索尔《月光》的演奏分析
玛拉兹的《西班牙小夜曲》解析
 更多>>
  ||------吉他音乐史 ------||
张文亮的吉他世界
作者:余军 等  文章来源:天水生活网  添加时间:2011-9-26  点击次数:3797


张文亮
天水吉他学会会长 中国吉他协会专家会员
中央音乐学院“塞戈维亚中心”进修
中国人民大学 艺术学硕士
吉他畅销书作者 省教委艺术等级考试评委

曾任西北民族大学教师
在北京吉他学会工作并任陈志教授助手
甘肃省音乐学院学吉他第一人 天水正规吉他开创人
学生已在兰州、天水、陇南、庆阳各地从事吉他教学

 


生命自己抉择,命运自己做主。


“音乐更多的时候,是在创造一种心态。心灵才是最根本的。而物质不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拥有一个平和的心态,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是最重要的,音乐,给了我们一个敏锐的感觉,它让我们用一个美好的眼光去发现世界”。


“海纳百川,有容为大。一种心态,会让所处的生活发生变化,一种积累,会让人变得富有”。

“学习音乐不在于能否登台演奏,最关键的是人们创造一个良好的心态。”

 

张文亮,1970年生于甘肃天水——天水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伏羲和女娲的故乡,自古人杰地灵。张文亮生于书香门第,父亲张宝义是专业音乐工作者、二胡演奏家,因此他从小就受到艺术熏陶。张文亮幼年学习绘画,并取得过好成绩。后在天水一中就读时开始正式学习音乐、吉他演奏及声乐。1988年考入西北师范大学,在电化教育系学习期间一半时间学习教育专业,一半时间在音乐系学习。大学时代频繁登台演奏,因为音乐和演奏功底扎实,在表演中总是倾注独到的理解和丰富的感情,即使小练习曲也能演奏得跌宕起伏、细腻动人,所以得到过多位音乐专家的赞扬和肯定。2000年开始在兰州和天水两地开展吉他教学。


张文亮大学毕业后曾在西北民族学院任教,但因为对音乐的酷爱,决心赴北京继续深造,因此放弃了大学教师的职业。1995年,张文亮使用自己制作的吉他参加中央音乐学院考试,以优异成绩被第四期"塞戈维亚吉他中心"录取。同年,和女友袁燕一起进入中央音乐学院学习,当时的同学有潍坊刘伟国、河南杨永喜、北京王彤等。在音乐学院随陈志老师学习期间,多次参加国际大师的大师班,并多次协助音乐学院和北京吉他学会接待国外吉他大师访华,兼任翻译。1996至1998年,张文亮和女友袁燕一起在北京吉他学会工作,期间恢复了一度中断的北京吉他学会日常工作,并参与培训外地学员,多次接待国内外演奏家,后期承担《吉他艺术》的译稿和部分编辑工作。张文亮和袁燕的名字逐渐被全国所知,就是在北京吉他学会期间,是在和各地会员与吉他爱好者的广泛交流,及在《吉他艺术》的译稿和写文章开始的。


1999年,张文亮编写出版了《古典吉他自学教程》,此书由张文亮编写全部教程,刘传提供Cherry Lane公司的五、六线谱对照乐谱。因为此书从教学方面逻辑清楚、教学思路明确,受到吉他教师和吉他爱好者的一致好评。张文亮撰写的《古典吉他自学教程》序言,因为文笔优美、感情真挚,很受人欢迎,一度在网上广泛传播,但知道这篇文章原是出自张文亮之手的人却不多。2000年返回祖籍天水定居,开始在甘肃推广正规的吉他教育,同年创办了甘肃东部第一家专业吉他行。现在,“文亮琴行”已发展成为一家集乐器批发零售一体、经营钢琴等各种乐器的大型琴行。作为甘肃省唯一一个进入中央音乐学院正规学习吉他的教师,张文亮在甘肃省影响颇大,在天水和兰州地区,许多现在从事吉他教学的老师,都曾经是张文亮的学生,可以好不夸张地说,张文亮是把正规吉他教育引入甘肃的第一人。现在张文亮除了教学工作和经营琴行外,还继续从事写作和为一些重要音乐杂志撰稿。他还利用自己和吉他专家和吉他制作家的友谊关系,向国内吉他演奏者和吉他爱好者提供名琴订制服务,现已为四川徐宝、汪纪军,西安吴锋、杨遐,广州赵穗江等多位名家订购过一流名琴。

 

张文亮在国内率先提出“艺术吉他”的概念,倡导“吉他为音乐,音乐为艺术,艺术为人生”的艺术理念;既反对古典吉他只注重练习独奏乐曲,忽视艺术修养和音乐综合能力的倾向;也反对民谣和电吉他不注重音乐和吉他基础训练,不能完整掌握吉他艺术,已逐步沦为商业和流行文化工具的现状。


张文亮主张吉他应成为音乐基础教育、和艺术教育的一部分。吉他教学,应使每位吉他爱好者都完整地学习吉他艺术,掌握包括科学的演奏法、乐理、视唱、和声、作品分析等知识,具备独奏、伴奏、重奏的全面能力,在此基础上的,所有门类的吉他才能健康发展,吉他的学习才能真正有助于提高人们的音乐修养和艺术情趣。只有提高每位吉他演奏者的音乐和艺术修养,吉他才能长久繁荣。


张文亮,天水“文亮琴行”创办人,曾进修于中央音乐学院吉他专业,中国人民大学艺术硕士。天水吉他学会会长,中国音乐家协会吉他学会专家会员,市音协会员,曾任西北民族学院教师,后辞职。甘肃省进入音乐学院学习吉他第一人,天水正规吉他的开创者。张文亮的父亲张宝义先生为天水西厢张氏第22代,国家二级演奏员,是天水最负盛名的二胡演奏家和教育家。其祖上张世英先生为光绪年间进士,翰林学士,并创办了天水第一所现代教育学校——“亦渭学堂”(现解一小学),其所居住地秦州区育生巷也因纪念张世英先生而得名。2011年5月16日下午,张文亮老师在天水师范学院附近的吉他教学室,接受了天水生活网人物访谈频道的独家专访。


主持人:您当初为何会选择学习古典吉他?对于那个时代的年轻人来说,我觉得玩乐队弹电子吉他更前卫和拉风吧,至少也得扛个双卡录音机跳跳霹雳舞吧?


张文亮:你说的这些的确是在八十年代很新潮的一些文化现象,那是中国的一个很独特的时代,特别的开放。我小时候其实很淘气,虽然父亲是二胡演奏家,但是我自己并不喜欢那样坐下来去学习一种东西,比较偏向一些理科性的知识。在我上中学以后呢,慢慢对人文科学开始感兴趣。当时随着外来的一些新鲜文化一下子涌入中国之后,我突然发现,原来除了天天唱红歌之外还有这么多艺术形式,吉他、港台音乐,还有你前面说到的霹雳舞,都迅速的风靡一时。那个年代的人,他们的生活状态比现在的人要积极很多,特别是一些年轻人,抱着吉他围坐在一起唱歌。不管他是以弹吉他的方式去向心爱的姑娘传递感情还是其他的一些想法,至少在越来越多的人中间普及了这种音乐。我学习吉他是在上中学的时候,一个非常偶然的原因,我父亲有一本非常厚的音乐辞典,新中国实际上没有好的音乐辞典,那个是台湾版的。书里面在介绍吉他时有一句话打动了我,“音色最娇嫩优美的乐器,非吉他莫属”。所以说这样一个非常高的评价也让我决心开始学习古典吉他。至于我为何偏偏选择古典吉他,是因为它的音色真的很美,能够真正打动我。

 

主持人:大学教师这样一个很多人羡慕的职业对于您来说是一种束缚和牵绊吗?因为您曾经放弃了在西北民族学院的教师工作。


张文亮:其实当时在我的执教生涯中出现了一个冲突。当时的西班牙政府和中央音乐学院办了一个很独特的吉他进修班。在那个时候整个中国连吉他本科也没有,西班牙政府还给中央音乐学院赠送了一批非常好的吉他,然后开办了塞戈维亚培训中心,对于喜爱吉他的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宝贵的机会。我当时特别想去进修吉他,就找院长去谈这个事情。由于我当时刚参加工作,所以院长没有同意。后来我就做出了放弃在大学教书的机会,选择去北京。除了这个冲突之外呢,其实我对大学的教育机制长期以来也一直无法认同。在上大学期间,我对这个教育机制就已经非常了解了,它存在很多问题,也不是我所希望的那样;我觉得我在这个机制里面充当一个角色的话也不会扮演的特别成功。再加上我十分喜爱吉他,所以那次选择离开是必然的。


主持人:说到教育机制,您觉得它让您不满意的地方在哪里?


张文亮:我一般会站在一个知识分子的视角来看这个问题。我经常和大学生聊天,我会让他们给自己的大学教育打分,十分制我会看到很多三分四分,很少有孩子对他们所受的教育真正抱有期望。我们的教育是以牺牲学生个性来进行的,不尊重学生的个性。


主持人:其实以我们的经历来看,在上小学时我们很期望中学,高中挑灯夜战时会对传说中美好的大学生活充满向往,但是在每个所处的阶段都会产生对现阶段的迷茫和不满,是不是这个从小学到大学的过程其实根本上没有发生改变呢?


张文亮:这个现象很有意思,其实这是一种迷信。比如说我们过得很辛苦,有的人会想:等到有一天我死了到天堂的话就会好一些。这个是不对的,我们在生活的每一个阶段都会遇到不同的问题,这是一种个人的消极心态,和教育机制是两回事。


主持人:您当时去北京之后呆了多长时间?


张文亮:一共待了五年。进修班学制是一年,进修结束后在北京吉他学会协助陈志教授工作。同时协助中央音乐学院接待从国外来的一些访华的吉他大师,担任他们的翻译。2000年回到天水开始搞教学。因为我很喜欢教学,在教学中我发现一方面可以传播知识,另外音乐这个东西很奇妙,我经常发现一些很调皮的孩子,或者看上去没有受过什么教育的孩子,在学习了一段时间的音乐之后会变的文雅起来,而且充满情趣。对人格的塑造有着非常积极的作用。


主持人:回到天水后您就一直坚持吉他教学到现在,中间有没有发生过其他的变化?


张文亮:基本上没什么改变,唯一不同的是有了自己的琴行,跟商业有了一定的接触。


主持人:您的文亮琴行成立到现在至少有十年了吧?作为一名古典吉他专业弹奏者,为什么不选择单纯的吉他教学呢?


张文亮:我本来是除了吉他教学其他什么都不关心的。但是当时的天水没有专门卖乐器的地方,只有百货大楼的柜台有售。我们以前在北京用的乐器很正规,但是在天水只有一些很老的吉他牌子,比如说红棉吉他。大家会觉得红棉吉他是名牌啊很不错,但是社会在变化,解放汽车大家会觉得是好品牌但也不会有人去买。当时的红棉吉他质量非常差,我去百货大楼去挑了几次之后售货员就很不耐烦的抱怨。后来我也觉得很麻烦,正好我家在自由路秦州剧院旁边有一个小商铺,当时我母亲在里面打理。稍微装修了一下之后我就那里成立了最初的文亮琴行。


主持人:您在教授吉他的过程当中觉得现在的小孩学习吉他的初衷跟您那时候有什么不同?是出自一种真正的兴趣么?


张文亮:一般来说有这么几类:年龄偏小的中学生小学生,大多数是家长希望孩子能掌握一门乐器,这样的初衷是好的,但有时候结果并不尽如人意。让人忧虑的是,很多家长比较的急功近利,希望孩子尽快考个级,能在中考或者高考时多加几分。因为我也是音乐考级的评委,有些孩子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但是父母会一次又一次的让他去参加考试。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但是说实话对孩子来说并不好。音乐是一种艺术,需要打心底去喜欢它,我不赞成把它当做是一种完成其他目标的手段。还有一些大学生,他们学习吉他肯定是出于自己的个人兴趣,这样学习是很轻松的。


主持人:去年的全国快乐男声五强选手陈翔,当初是在您这里学的吉他对吧?作为一位对古典音乐非常执着的坚持者,您如何看待现如今像超女快男甚至网络歌曲这样的一些社会现象?


张文亮:陈翔在我这学习吉他的情况,说实话我都不太记得了。因为文亮琴行除了我之外还有我的几个非常优秀的学生对他们进行辅导。后来陈翔在采访中说过有这么一回事,我才能确认他在文亮琴行学琴的经历。


超女快男我觉得只是一种娱乐,它并不等同于文化。娱乐的东西更新非常快,消费完之后就会烟消云散。我更关心的是正规的学科教育,一种需要繁衍和传承下去的文化。就像牛顿说他自己的成就也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这就是文化的力量。孔子提出的“礼乐射御书数”中,除了读书外,音乐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是娱乐和音乐又不是对等的,娱乐只是一种工业,它就像快餐,在社会中也有一定的地位,但是不能够取代艺术和音乐。我对这种社会现象没有很特别的看法,就是很正常的一种现象。


主持人:能跟我们的网友介绍下您每周定期举办的主题沙龙吗?


张文亮:这个要从我办这个沙龙的初衷开始说起。首先我有这样的一个场地和环境的条件。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我在和这些大学生交流的过程当中发现,现在的年轻人缺乏思考。年轻人正处在思想蓬勃发展的时期,要有理想,要有强烈的思想碰撞。但是在交流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所受的文化教育非常浅显,甚至可以用可怜来衡量。他们关注的生活层面只是是否能吃饱喝足,以后会不会有一个稳定的工作,这只是作为一个人的第一层面,属于动物层面,是生理层面。作为人至少应该有三个层面。第二个层面需要我们有一定的思想文化,只有有了思想文化才能成为人。第三个层面,人需要有一定的社会责任,这才是一个健全的人。我们不能要求所有的搬运工人也具备这样的文化素质,但是至少我们的读书人、年轻人在其他的两个层面是健全的。我认为年轻人应该关注很多东西,不论诗歌还是其他具有思想性的知识。但是对于他们来说,有时候我们好像在谈论另外一个世界的话题。这个有点讽刺,也让人觉得很悲哀。当然了我还是很耐心的去跟他们交流,怎么去赏析诗歌,怎么去品位民族文化。所以我只是提供了这样一个交流的窗口,人与人之间有了交流才能互相提高。思想的交流非常重要,无法流动的一潭水很快会变成死水,我们的思想在交流之中肯定会被注入新鲜的血液,这样才能提高。沙龙这样一个形式。


主持人:您在1999年编写出版的《古典吉他自学教程》一书在古典吉他爱好者及中有着非常好的口碑,可见您的一些经验和心得对古典吉他学习者能够提供很多的帮助;最近您还有这方面的动向吗?


张文亮:我最早编写油印教材是在1990年,当时我还在上大学,先后编写过两本吉他教材。1999年出版的《古典吉他自学教程》产生的反响还是超乎了我的预期。虽然说书是我写的,但书上署名却是我和刘传两个人,他是提供了后面的乐谱。而这个乐谱是美国出版公司的一个现成本子,是否付过版权我并不清楚。但是这个也没有关系,因为这个书出版之后呢,所有出版界及音乐界的朋友都知道是我写的,我也不知道具体原因。教材出版后的确受到了很多的好评,里面也包括很多的专业人士。因为很多的吉他教材都是东拼西凑抄出来的,而我的书是完全独立完成的,有自己的一个清晰的思路及脉络,所以很实用,也很受欢迎。这个书出版之后没多久呢就引起了一些出版商的注意,从那个时候起就有出版商跟我约稿,期间因为家庭和生意的很多因素,一直约到现在才完稿,今年六七月份左右就会和读者见面。


主持人:很期待看到您的新作品。也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我们今天的访谈!


天水市“文亮琴行”,是天水及陇东南唯一一家由专页音乐人士创办经营的乐器行。2000年创办至今,已发展成为具有分居天水市秦州区东城西城两家分店的,大型的综合性乐器行。

“文亮琴行总店”,位于自由路步行街,经营各种名优乐器,开展各种乐器培训。“文亮琴行钢琴店”位于建设路(建二小学对面),专营名牌钢琴、电子琴、电钢琴等乐器。“文亮琴行”,始终坚持以专业音乐人士的眼光,精选优质乐器、拒绝假货及劣质商品,多年来深受用户依赖。文亮琴行经销出口欧洲的“摩德利、舒曼钢琴”,德国技术的“森伯龙”钢琴,中国名品“珠江”钢琴,享誉世界的Casio(卡西欧)电子乐器,以及“诗韵”二胡,名优琴筝,管乐提琴等,受到用户和专业人士的广泛好评。

 

艺术点燃生活 吉他燃烧青春


甘肃•天水,自由路古巷,碧树苍苍。艳阳高照的一天,走进文亮琴行,走进这个栖息着锃亮的钢琴,古筝悠悠,二胡低回,吉他傲然的地方,似乎声音不由地要低起来,生怕吵到这些个乐器的精灵之约。


张文亮的父亲张宝义是甘肃天水著名的二胡演奏家。出生于充满音乐的环境。文亮从小受到良好的艺术熏陶,对音乐非常敏感。他接触最早的是音乐,但他真正走进音乐,却是在中学开始。或许是幼年起就深深根植于内心的音乐情结渐渐复苏,年轻的文亮对音乐和诗歌的兴趣越来越浓,开始正式学习古典吉他和声乐。


就是在西北师范大学电化教育专业学习期间,依然勤学苦练、遍访名师,利用课余时间旁听了师大音乐系几乎所有的专业课,包括视唱练耳、和声学、音乐史、音乐欣赏等等,并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他还自修了音乐学院的部分课程,这些经历不但提高了他的音乐素质、还大大丰富了他的艺术修养。从获得全校吉他比赛的第一名起愈演愈烈,文亮不仅参加各高校吉他巡演、大学生艺术节的演出,并组织了吉他艺术周大型艺术活动,多次举办吉他学习班和讲座,在同龄的大学生中普及吉他艺术。甚至在他假期回到天水时,他依然痴迷于吉他活动中,为当地的爱好者们举办学习班,传播正规的吉他技艺。就这样日复一日,文亮用他的演奏和教学,改写了吉他在天水的历史,激励和影响了整整一代天水吉他爱乐人。


也许是音乐,带给了文亮又一种对生活的诠释。人的生命非常短暂,但重要的不是要长命百岁,而是要在短暂的生命中闪出光芒。这么短暂的生命,如果不能按自己的喜好去支配,那一定是对生命的浪费。


1993年张文亮大学毕业,分配至西北民族学院做一名大学教师。基于对生活的理解,对艺术的挚爱,还有对传统教育现状的遗憾,他作出了一个常人难以理解的举动,毅然选择了放弃稳定的职业,安逸的生活,而将音乐作为自己一生追求的事业。


尽管父亲搞了一辈子的音乐,但他还是希望儿子能够拥有一份更为轻松稳定的生活。文亮则说:自己的道路应该自己去选择,自己的理想应该自己去追求,生命的价值需要自己去判断。
1995年,张文亮——中央音乐学院“塞戈维亚”中心。他选择了再次深造,以优异成绩考入西班牙政府和中央音乐学院合办的“塞戈维亚”吉他中心,和他的妻子袁塬女士一起跟随中国吉他泰斗陈志先生学习。当吉他艺术家陈志教授听完文亮的考试表演后赞扬道:“你的个人修养很好,音乐感觉很不错!”。


在“塞戈维亚”中心学习期间,文亮有幸出席了包括约翰•威廉斯、法国巴黎音乐学院吉他系系主任夏森等多位国际一流吉他专家的大师班,接受大师亲手指点。一次,当课程结束后约翰•威廉斯大师对文亮说:“You will be very lucky!(你将会非常幸运)”。


音乐——人类共同的语言

从1996至1999年,文亮和袁塬在北京吉他学会协助陈志教授工作。文亮的吉他演奏和教学水平得到了各地学员和吉他爱好者的一致赞许,许多外地学员甚至不远千里来跟随文亮学习;在协助中央音乐学院接待多位访华吉他大师,并担任翻译的过程中,不但赢得了友谊,还大大开阔了眼界,提高了自身的水平。期间,文亮和袁塬还参与了人民音乐出版社《吉他艺术》的编辑工作,并撰写和编译了多篇文章。

 

1999年张文亮编写出版了《古典吉他自学教程》,除了亲手编写的教程部分外,乐谱部分和音响资料则获得了美国Cherry Lane公司的帮助。此书汇集了文亮多年来从事吉他教学的宝贵经验,受到同行的好评。音乐意味着与人交流,展示自我,诠释对生活的理解。音乐是用声音在讲故事,而音乐教育就是用音乐启迪智慧,用美好的情感塑造人的心灵。音乐带来的教育效果,无论从开发智力,提高素质和修养来说,都优于说教。


文亮琴行——吉他人生


他深深明白这一点。所以当2000年因为孩子的原因回到天水时。他依然坚持从事音乐教学工作。但让他苦恼的是:在当时的天水,很难为学生们买到一把合格的教学用吉他。于是,他在自由路秦州剧院门口筹建了自己的琴行。这个天水市第一家吉他专业店——就是现在文亮琴行的前身。


更让人苦恼的是,因为民众没有机会见到正规的吉他弹奏,再加上社会上有许多不规范的吉他教学存在,很多人并不认为吉他是件美好的乐器,甚至认为连乐谱都不用认识,随便扫弹几下伴奏,或者死抠两首错音满篇的乐曲,就算是弹吉他了,进而在家长眼里弹吉他几乎与不务正业划上等号。


他想让人们了解吉他是一种正规的乐器,想让更多喜爱吉他的人了解音乐是怎么一回事。正规的古典吉他,和钢琴小提琴一起被称为 “世界三大乐器”,世界许多最一流的音乐学院都设有吉他系或吉他专业,乐圣贝多芬曾称赞吉他是一支“小小的管弦乐队”!正规的吉他学习是件很漫长事情,正如绘画的基础素描一样,尽管要求严格,但却是长效的。尽管他在实际教学中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但依然坚持正规的吉他教育。


能从事音乐是件美好的事情,在年轻时对吉他出乎真挚的热爱,出乎直感。但随着年龄及历练,文亮发现,音乐为什么能够打动人心,是因为音乐能很好地协调理性与感性。而音乐教育的灵魂在于:音乐,首先要让人聪明,其次是要让人有修养,最后,才是培养一技之长。
慢慢地他悟道:吉他为音乐,音乐为艺术,艺术为人生!并认为,人一生中要追求某种理想主义,如果不体现它,人生将毫无意义。


也许是音乐让人深刻,但让人时时持有一颗平常心,这在文亮身上得到了印证。我问及在他的创业路上曾经有过什么难以忘怀的困难时,文亮却没有任何抱怨,只是笑着告诉我:在2003年,店面所在的自由路拆迁,道路一片泥泞,困难难以言说。店面搬迁,又加之经营面临着扩大规模,迫不得已转让了自己珍藏的名琴——出自西班牙名家之手的手工吉他,制作这把价值6万的名琴的木头有百年的历史,那种遗憾或许只有真正爱琴的人能够体会了……而在最艰难的时候,父母的帮助、友人的支持,都闪耀出人间的温情。


这也不难体会,当他形容自己与袁塬老师的日常的教学,更象一名花匠的比喻了:将花种撒下,浇灌、施肥、等它成长,开出娇艳的花……那时,花与枝叶都是等同的,如同脚下的泥土都是一体的。这比起现行教育中急功近利及一时的荣耀,倒多了些人性化,少了些功利心。正是这样平实的坚持,让他们的学生中有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吉他专业的,有成为摇滚音乐乐手的,有成为各地吉他教学骨干的;而每年甘肃和天水的吉他考级,他们的学生总是成绩斐然。


教育也许有很多种方法,在文亮这里的方法却只有一种,就是坚持长效地教育,拒绝短期的急功近利。他很提倡一种人性化、科学的教育方式。教育专业出身的他,强调素质教育比其他教育更要重要的多。让学生明白必须进行正规的学习,不能有一点偷工减料,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候,也要坚持。他的这种执着,使很多同行或其他行业的人都非常认同。吉他是心灵的乐器,它的声音一下就能洞穿人心。一位哲人说,吉他之所以动人心弦,因为它紧贴着心脏演奏。吉他又是感性的乐器,弹奏吉他的人更是用生命在燃烧。现在的文亮琴行在文亮与袁塬老师默默的耕耘下,已成为集教学、销售为一体的大型琴行。经营着钢琴、电子琴、吉他、二胡、管乐、弦乐及课堂乐器等各种中西乐器。


2004年起,他自己不仅用双手在琴弦上拨动,一如往日地教导着学生。还应邀担任国家级核心刊物《乐器》杂志特约撰稿人,开辟了《吉他的历史》、《吉他名曲的故事》、《张文亮艺术吉他教程》多个连载专栏。用文字与双手传递着声音,体会着微妙之间的动人心弦。


推广钢琴教育 支持高雅艺术。2003 年开始,文亮琴行开始销售名牌钢琴,并开始推广钢琴教学。2005年,他不但发起成立天水吉他学会,还在东关创办了天水市爱乐艺术中心。在这里,融汇着更多爱好音乐、执着于音乐的人。这里任教的,很多都是文亮的音乐好友。他们一起将音乐传递给更多的人,钢琴、电子琴、二胡、吉他……在这里美妙地融合。我们发现,吉他不再是文亮琴行的全部。我们不禁奇怪,一个吉他教师为什么又会不遗余力推广钢琴?原来,文亮中学时不仅开始正规学习吉他,而且开始接触钢琴,在中央音乐学院进修期间,由于功课的要求,不但学习了一年钢琴,而且音乐学院活跃的艺术气氛,让他得以经常参加钢琴演出和学术交流,一次,参加周广仁教授的钢琴课程的经历,注定了文亮的钢琴情结。


尽管和小提琴一样,吉他是非常美妙的乐器,并且有着其他乐器不能代替的优点,但从音乐素质教育的角度,没有一件乐器比钢琴更优越,更方便,更科学!文亮如是说。钢琴音域宽广、发音简捷、声部完整、演奏没有丝毫身体负担、双手十指均衡全面发展,无愧于“乐器之王”的美誉。学习音乐的首选当然是钢琴,其次电子琴也可以作为钢琴的替代品。不要认为学习音乐的成功是考级或登台演奏,其实学习音乐的第一目的是要让孩子在手眼耳的配合中开发智力,变得更聪明;第二是通过艺术熏陶塑造孩子良好的修养素质,最后才是让孩子拥有一技之长。学习音乐的孩子就算以后不从事音乐工作,他出众的素质也易于让他在各项工作中取得成功。


文亮的讲述中,没有唯吉他独尊的愚盲,而是闪烁着对音乐的真知灼见。在文亮琴行宽阔的店面中,乐器精致闪亮,琳琅满目,仅钢琴我们就看到了从八千多到三万多的十多款。文亮为我们一一介绍了其中属于中国传统五大钢琴企业中最著名的产品,还讲述了他如何以专业音乐人的敏感,发现优质的钢琴品牌,并通过专业音乐工作者的身份,争取到象 “摩德利”钢琴、“诺的斯卡”三角钢琴销售资格的曲折故事。文亮的艺术从吉他起步,却不仅限于吉他,而是有着更广阔的天地,更高远的眼界。从近几年文亮琴行资助的音乐活动中可见一斑:2003年文亮琴行成功举办二胡名家于红梅、古筝名家范玮卿音乐会暨大师班;2004年为天水市首届青少年艺术大赛提供 “舒曼”牌比赛用钢琴;2005年天水市首届新年音乐会(第三场)中,青年钢琴家周勤用文亮琴行提供的“摩德利”钢琴弹奏黄河协奏曲;2006年周春蕾古筝音乐会上,使用文亮琴行提供的演奏级古筝和“诺的斯卡”三角钢琴……采访中,我们得知文亮琴行正在忙于 “青春中国”全国校园艺术大赛天水赛区的比赛;今年十月,天水市首届吉他大赛也将举行。在文亮的眼里,商业只是他的生存方式,他所能做的,就是发现并提供最优质、最实惠的乐器产品给社会,组织并提供优秀的音乐教学给热爱音乐的人们。从事和普及音乐艺术,才是他心底不变的情结,是他真正感兴趣的事情。在音乐的世界中,吉他是一条小溪流。这条奔腾跳跃的小溪,迟早会汇入音乐的大海,变成音乐的交响!这也正是我们在文亮琴行感受到的。

 

文亮在琴声里燃点着自己的生命。和他交谈,从乐器说到音乐、从音乐说到教育,从教育说到商业,从天文说到自然,从艺术又说到科学,是个很愉快的过程。他知识的丰富,远远超出我的想像。“有很多时候,上帝给了人们美好的开端,但很多时候人们却忽略了,美好的结尾却要自己去创造。”也许正是因了这种快乐的心态。文亮琴行在悠悠古巷中难得的一派心平气和。将那些急功近利的情结摒之门外。


“乐器为音乐,音乐为艺术,艺术为人生,我还认为,人一生中一定要追求某种理想主义,否则人生将毫无意义。”


文亮用吉他燃点着生命,自己的生命自己做主!有时候价值往往体现在自己的一瞬间。相信文亮会早日实现他的心愿:音乐不再是原先贵族的奢侈品,而应做为我们基础教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正如每个孩子都应该读书认字一样,将来的每个孩子都应该懂得音乐,欣赏艺术的美好!因为只有心灵美好的人们,才能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厦门吉他网

厦门吉他培训中心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软件下载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管理登录  
版权所有2007-2008厦门吉他网(www.xiamenjita.com).中国 .厦门.
Copyright ©www.xiamenjit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ljw@jmu.edu.cn QQ:892368450
公安机关备案号:35021102000084
闽 ICP备 08003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