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厦门吉他网首页 ->音乐大世界 访问次数:6891068 2018年9月22日 星期六
     
 
  ★ 欢迎光临厦门吉他网! 厦门吉他培训中心(Amoy Guitar Training Center)是您厦门学习吉他的第一选择!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立即注册
 
浅析挂留和弦的构成原理与应用
吉他的音色问题
吉他习琴者常见的几个问题及成
西班牙学派的右手触弦点
中央音乐学院杨鸣:10岁到1
古典吉他自然扫弦法的音色练习
更多>>
巴赫《恰空》chaconne
《樱花主题变奏曲》解析
《加州旅馆》翻译与分析
《维拉罗勃斯第二首音乐会练习
索尔《月光》的演奏分析
玛拉兹的《西班牙小夜曲》解析
 更多>>
  ||------音乐大世界------||
委内瑞拉的音乐奇迹
作者:amoy  文章来源:厦门吉他培训中心  添加时间:2011-8-6  点击次数:2002


      “在委内瑞拉发生的一切,是当今音乐界最重大的事件。” ——柏林爱乐乐团总监西蒙•拉特尔


       从2004年开始,全球音乐界都将目光投向了一个南美小国——委内瑞拉。当年,一位来自委内瑞拉的25岁年轻人,以他出神入化的指挥技巧和魅力,夺得了德国马勒指挥大赛的头奖,震惊乐坛。由他执棒的委内瑞拉西蒙•玻利瓦尔青年交响乐团签约环球DG唱片,至今推出四张大受好评的专辑,其风头甚至盖过了欧美一流名团。只有十七岁的委内瑞拉低音大提琴手鲁兹成为柏林爱乐乐团最年轻的乐手。委内瑞拉中提琴手瓦奎兹连夺八项中提琴国际大赛头奖••••••委内瑞拉音乐家的整体性爆发令人瞠目结舌,欧美音乐家和教育家纷纷去委内瑞拉,都带着同一个问题,委内瑞拉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音乐奇迹”?


      人们最终发现了背后的秘密所在——一个庞大的分级音乐教育体系正在源源不断,培养出世界一流的音乐人才和交响乐团。这个体系在中文里常被翻译成为“音乐救助体系”——其正式全称是“青少年乐团体系国家基金会”(Fundacion del Estado para el Sistema Nacional de las Orquestras Juveniles e Infantiles,缩写FESNOJIV)。委内瑞拉人一般简称它为“体系”或是“乐团”。这个体系从1975年开始创立,至今已成功运作34年。


      该体系创始人是何塞•阿布留博士,他最开始的设想是为贫民区的孩子提供免费的乐器和乐团合奏训练,让他们远离街头的毒品和枪战,并能在音乐中得到熏陶和进步。第一次排练如今已经成为一个传奇:地点是首都加拉加斯一个废弃的地下车库,只有寥寥十一个孩子参加,但阿布留博士告诉他们,你们正在创造一个历史。三十多年后,只有三千万人口的委内瑞拉拥有了一百五十个青少年乐团训练中心,一百多支青年乐团、数百支少儿和儿童乐团,接受乐队训练的孩子将近三十万,在体系内工作的音乐教师近万人。这个比例甚至超过了老牌古典音乐传统国家——英国。


      阿布留博士说:“作为音乐家,我梦想着让穷人家的孩子演奏莫扎特。为什么不呢?为什么能演奏贝多芬和莫扎特的只能出自中产以上阶级?音乐教育应该触及到每个人。”


      委内瑞拉政府几乎包下了该体系的百分之九十的费用,每年将近三千万美元的投入,对一个年均收入不到3千5百美元,四分之三人口生活于贫困中的国家来说,是笔巨大的开支。政府对体系的投入,是看重乐团音乐教育对在贫困社区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和鼓舞效应。该项目的另一大投资机构“泛美发展银行”经过仔细测算,发现每投资一美金,就有价值将近二美金社会回报。因为体系不分区别、免费为所有儿童和年轻人提供高质量的音乐教育,大大降低了青少年的犯罪率,巩固了家庭和社区关系。


      从三岁起,委内瑞拉儿童就加入了乐队训练体系,他们从纸制的儿童玩具乐器起步,按不同声部分座,以歌唱和表演,体会乐队合奏感觉。到六岁,他们就按照个人兴趣和需要,领到了自己的乐器,每天集训两小时。体系内的孩子基本上不在家独自练琴,所有的练习都在分声部和乐队合奏中完成。合奏训练让孩子们始终兴趣高涨、注意力集中,感到乐队和声部团队是他们的游戏场所和新的家庭。有强烈的归属感。等到他们十五岁左右,就可以参加众多集训和选拔,所有孩子的梦想是加入体系内最精英的五个青年交响乐团。体系也为自己培养了大量的音乐教师和乐队指导。 


      多位世界知名指挥和乐团总监去委内瑞拉参观后认为,与欧美同年龄乐团相比,委内瑞拉乐手的个人演奏水平并不占优势,但是,他们在合奏中体现的默契、自信和合奏能力,大大超越了他们的欧美同龄人。更令参观者印象深刻的是,委内瑞拉体系内的孩子往往对音乐具有强烈的投入精神,在音乐中体会到更多乐趣,并乐于表现出来,这使得他们的演奏具有独一无二的魅力和感染力。
 

      目前,委内瑞拉音乐教育体系成为全球热切追随的楷模,从南非、纳米比亚、埃及、到肯尼亚都要求委内瑞拉派音乐家帮助他们进行乐队培训。而近几个月内,在危地马拉、秘鲁、巴西、多米尼加,类似的体系已经开始建立。类似项目也有望在美国的波士顿、巴尔的摩、华盛顿和丹佛推广。在苏格兰,进行了一年的本土版“闹猛”青少年乐队训练计划也小有成就。


      2008年年末,委内瑞拉最优秀的青年乐团——西蒙•玻利瓦尔交响乐团访问北京,其高质量的演奏和热情气质震动了首都的音乐舞台,该演出被评为年度最佳古典交响音乐会。随着他们的来访,其背后富于特色的训练体系也正越来越多为国人所知。在我国音乐教育中,乐队训练一直是弱项,委内瑞拉的成功经验将会有极大的借鉴意义。

 

      委内瑞拉:音乐改变命运 

      不同的人生轨迹之间,也许只有几十厘米的距离——一把小提琴长。


      用音乐改变贫穷孩子和问题少年的命运,这正是委内瑞拉青少年音乐培训项目“El Sistema”创办的初衷。


      如今,委内瑞拉随处可以听到孩子们演奏古典音乐的声音。每天,这些孩子都会拿起他们手中的乐器,满怀热情奔向各个社区或乡镇乐团,用音乐战胜现实生活的残酷。


      从他们中间,走出了世界著名指挥家古斯塔沃•杜达梅尔,走出了西蒙•玻利瓦尔国家青年管弦乐团。


      正是音乐,数十万委内瑞拉孩子得以享受别样人生。


      贫民乐团


      在古典音乐世界,委内瑞拉西蒙•玻利瓦尔国家青年管弦乐团堪称独特。乐团主要成员是孩子。这些孩子并非是那些音乐学院或者音乐学校的毕业生,而是一些出身于贫民窟的儿童。


      西蒙•玻利瓦尔国家青年管弦乐团近日刚刚结束了在美国纽约卡内基音乐厅的演出。演出由世界著名指挥家、洛杉矶爱乐乐团总监杜达梅尔执棒。


      有机会环游世界,为各地观众献上美妙音乐,西蒙•玻利瓦尔国家青年管弦乐团的成员是幸运的,因为许多和他们一样的邻家孩子仍生活在贫穷、绝望、充斥犯罪的环境,从小就丧失了对生活的希望。


      改变他们命运的正是委内瑞拉“El Sistema”青少年音乐培训项目。这个项目最初建立的目的并非大力培养音乐人才,而是将贫民窟少年和街头问题少年吸引到“正经事”上来,避免他们误入歧途。与其说这是一个教育措施,不如说是一项社会措施。


      杜达梅尔就是从“El Sistema”走出的第一个国际巨星。杜达梅尔曾说,“音乐挽救了我,犯罪、毒品、绝望每天就在你身边上演,罪恶离你那么近。音乐给了我出路,让我远离这一切。”


      如同国旗

      成立西蒙•玻利瓦尔国家青年管弦乐团是何塞•安东尼奥•阿布雷乌博士的创意。阿布雷乌13日对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记者回忆乐团创办时的情景说:“我们当时只有11个孩子,排练条件非常艰苦。但我有种感觉,这是一个重新事情的开始。”


      现年68岁的阿布雷乌是一名音乐家,曾是一名经济学家,同时也是一名社会改革家。1975年,正是他以巨大热情创建了“El Sistema”,当时,阿布雷乌坚信,委内瑞拉贫穷的孩子们需要古典音乐。


    “El Sistema”创建初期,许多人认为这不会解决什么问题。杜达梅尔说:“许多人认为阿布雷乌是个疯子。让那些贫穷的问题少年演奏古典音乐,我的天哪!”


    如今,近30万名孩子在“El Sistema”音乐培训项目中学习。委内瑞拉有176个儿童乐团,216个青年乐团,400多个歌舞团、乐团和合唱团。阿布雷乌说,“32年来,已有80万名儿童从‘El Sistema’中受益”。


    阿布雷乌说,他说,“毫无疑问,”音乐实际上是改变社会的一种媒介,“而这是委内瑞拉正在发生的事实”。


    不仅如此,杜达梅尔说,“‘El Sistema’还改变了委内瑞拉。未来将有上百万人从这个项目中受益。我确信这一点。到时,委内瑞拉各地都是乐队。乐队就像国旗一样,成为委内瑞拉的象征。”


    改变人生

    8年前,当时年仅17岁的莱纳尔•阿科斯塔身上满是疤痕,因参与暴力犯罪事件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青少年拘留中心服刑。


    拘留中心组建乐队后,阿科斯塔开始学习单簧管。阿科斯塔回忆当时情景说,“这是与拿着枪截然不同的经历。正是单簧管和乐队改变了我的人生,音乐让我懂得如何以非暴力的形式对待他人”。


    如今,阿科斯塔正在德国学习如何制造和维护风琴。学成后,他将回到委内瑞拉在“El Sistema”总部工作。


    保拉•切斯托尼最初加入“El Sistema”时学习的是小提琴,后改学小号。她说,“El Sistema”不仅让他们学会如何演奏乐器,还教会他们更多的东西。她说:“对贫穷的孩子来说,加入乐队不仅意味着可以每天正规地学习音乐,还意味着能够了解另一种文化。”


    指挥家杜达梅尔说,“El Sistema”项目的意义在于它能够挽救孩子,“我们有许多问题少年,是音乐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


    阿布雷乌说:“音乐会改变一个孩子的人生。但他最终并非一定要成为职业音乐家。他也许会成为一名医生,或学习法律,或者教授文学。但音乐带给他们的将是不可磨灭的东西,并将影响他们一生。”


    “演奏并抗争”

    “El Sistema”的宣传标语是“演奏并抗争”。在委内瑞拉,也许而这二者是一回事。


    阿布雷乌说:“从本质上说,这是一个对抗贫穷的社会体系,音乐能够为一个孩子带来精神上的富足,能帮助他抵抗物质上的贫穷。”


    “El Sistema”在各地均设有分支机构。在拉斐尔•埃尔斯特负责的一个分支机构中,家对于大多数乐队成员来说,叫做“Sarria”,那是加拉加斯最贫穷、犯罪事件最多发的地方。埃尔斯特说,“在那里生活的人们几乎一无所有。差不多一个房间住5口人”。


    “Sarria”最糟糕的区域是错综复杂的非法小屋和通道。“孩子们中有80%至90%生长在这样的环境,”埃尔斯特说,“那种地方非常危险。你不能单独在那儿走,甚至住在那里的邻居都会遭到抢劫。”


    在贫穷、复杂的生活环境中,“El Sistema”利用古典音乐培养孩子自尊心和自信心。埃尔斯特说,流行音乐无法起到同样的效果。


    “孩子们在家里可以通过收音机整天收听流行音乐。他们许多人的父亲整天听着流行音乐酗酒,”埃尔斯特说:“所以,你必须给他们一些不同的东西。当他们在乐团里的某张椅子上坐下来,他们会感觉来到了另一个国度,来到了另一个星球。他们的人生也许就这样开始改变。”


    阿布雷乌说,“El Sistema”同样适用于其他国家,“孩子就是孩子,无论他来自何处。如果能帮助这里的穷孩子,也能够帮助其他地方的穷孩子,无论什么文化,无论什么种族。因为每个人都会喜爱音乐”。


    音乐童年

    可以说,音乐和演奏是孩子们生活的重要内容。也许他们演奏的乐曲还很生涩,但他们用对音乐无限的热情,弥补着演奏技巧上的不足。


    每天下午,孩子们排好队等着上“El Sistema”举办的免费音乐课。埃尔斯特说,在他负责的分支机构里,参加这个音乐项目的儿童最小年龄仅为2岁。


    埃尔斯特说,2岁大的小孩子可以学习韵律等音乐基础知识,逐渐熟悉音乐语言,4岁时可以学习一种乐器,等他们长大到六七岁就可以在乐队里演出了。


    埃尔斯特说,“普通孩子需要学习两三年才能达到的程度,我们三四个月就能达到,因为我们非常努力,而孩子们又深爱音乐。”


    也许仅仅用“努力”还不足以形容他们的勤奋。在委内瑞拉,孩子们每天放学后都会练习演奏乐器。在“El Sistema”项目中,共有1.5万名音乐家指导孩子们学习。此外,演奏水平较高的孩子也会培训其他孩子。


    埃尔斯特说,“一个孩子平均每天学习12个小时,从星期一到星期六。他们只有周日没有课”,但这并不意味着孩子们会在周日去惹麻烦,“孩子们周日会在家里自己练习”。(郭爽)

 

      厦门吉他培训中心

      厦门吉他网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软件下载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管理登录  
版权所有2007-2008厦门吉他网(www.xiamenjita.com).中国 .厦门.
Copyright ©www.xiamenjit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ljw@jmu.edu.cn QQ:892368450
公安机关备案号:35021102000084
闽 ICP备 08003578